灿妮

去年元夜

贤仙咸:

丽江驻唱歌手灿×旅行大学生白


旅行地点是中国的古城。边伯贤需要散散心,只和家人打了一声招呼,一个人来到这古城。草木葱葱,翠染整座小城,凉风习习,吹皱一湖春水。可谓是人间仙境。


他的住处是古城传统的客栈,古色古香,充满历史韵味。瓷器是景德镇的青花瓷,床榻上雕满京城的姹紫嫣红,大富大贵牡丹,镶金玛瑙毯。处处用心。边伯贤吃罢晚饭漫步在古城的青石板小路上,不知不觉夜幕就降临了,夜晚的古城与白天的古城截然相反,今日正是元宵节,整个花市景灯如昼,空中几颗星星点缀着夜幕,一轮明月挂在枝头。


不时有几个身穿古装的姑娘从他身边路过,撑着小巧的丹青油纸伞,若不是他还身穿着现代服装,他真觉得恍惚间穿越时空,来到元朝的元宵节看到四周张灯结彩,庆祝元宵呢。


不知不觉来到古城最大的酒楼前,上面支了高高的舞台,有几个姑娘正在歌舞,水袖飘摇,如同仙女。最吸引人的还是一旁抚琴的小哥,一双温柔多情的桃花眼,只一眼,便仿若深陷汉祖的温柔乡,边伯贤碰了碰身边的姑娘,“这抚琴的是谁啊?”


那姑娘瞪大了眼睛,一副惊讶的样子,“他是朴灿烈,这里最著名的驻唱歌手,你连他都不知道?”


边伯贤只觉得他太好看,有点讪讪的走开了,而此时一曲完毕,朴灿烈公子已经下台,边伯贤楞楞的看了一会接下来的歌舞,自觉无趣,心里只觉得还不如当时看那公子哥一眼的惊艳。


无了看歌舞的心思,他继续漫步在景灯花市间,四周繁花似锦,亮如白昼。他被一个街旁兔子花灯吸引住了,问了店主多少钱,卖花灯的猫咪嘴店主笑眯眯的说不要钱,说要猜灯谜才能拿走,随即他就说了一个谜面让边伯贤猜。


“这个是…什么…”边伯贤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,看看可爱的兔子花灯又觉得可惜。


身后一个稳稳的声音传来,“是鹤。”


那兔子花灯便送到了那个人的手里,边伯贤有些失落,正要离开,却听到他说。


“送给你了。”边伯贤赶忙欣喜的接过,张口正要道谢,却发现,帮自己赢得花灯的,是刚才那个抚琴的丽江驻唱歌手朴灿烈。


他还身穿刚才的古装,眉目如画,翩翩少年郎,红灯绿萝映照在他丰神俊朗的脸上,好一个美人儿。


“谢谢……”边伯贤突然就红了半边脸。


“不谢。”


身穿白衣的少年郎轻笑了几声转身便离开,只那一双漂亮的眼睛,盈盈,带有几分深情,仿佛盛进了丽江满满的春水。


边伯贤望着他的背影。心动。


“————去年元夜时,花市灯如昼。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。今年元夜时,月与灯依旧。不见去年人,泪湿春衫袖。”


今年边伯贤又一次来到丽江古城,只为寻找那个有温柔眼睛的少年郎。


不见去年人,泪湿春衫袖。


也曾吹过春天慵懒的风,也曾走过夏夜无人的街,也曾踩过秋天路过的落叶,也曾想念过冬夜里的飞雪,抱着思念过四季。


世界都是一封情书,我爱你没有句号。


今年元宵夜,花灯依旧,只是物是人非,边伯贤低头漫步在丽江小路上,天空突然下了细细的牛毛春雨。


身穿古装的姑娘们撑着伞躲在屋檐下,景灯如昼,月上枝头,却解不了他的愁。


也罢,也罢……


当初就该向他要个微信的。边伯贤失望的皱眉,用身上古人的宽敞袖子遮着头,慢慢在街道上走着。


雨停了?


伯贤抬头,是一把水墨油纸伞,接着,对上一双笑意盈盈的桃花眼。


“公子可在找我?”




去年元夜

贤仙咸:

丽江驻唱歌手灿×旅行大学生白


旅行地点是中国的古城。边伯贤需要散散心,只和家人打了一声招呼,一个人来到这古城。草木葱葱,翠染整座小城,凉风习习,吹皱一湖春水。可谓是人间仙境。


他的住处是古城传统的客栈,古色古香,充满历史韵味。瓷器是景德镇的青花瓷,床榻上雕满京城的姹紫嫣红,大富大贵牡丹,镶金玛瑙毯。处处用心。边伯贤吃罢晚饭漫步在古城的青石板小路上,不知不觉夜幕就降临了,夜晚的古城与白天的古城截然相反,今日正是元宵节,整个花市景灯如昼,空中几颗星星点缀着夜幕,一轮明月挂在枝头。


不时有几个身穿古装的姑娘从他身边路过,撑着小巧的丹青油纸伞,若不是他还身穿着现代服装,他真觉得恍惚间穿越时空,来到元朝的元宵节看到四周张灯结彩,庆祝元宵呢。


不知不觉来到古城最大的酒楼前,上面支了高高的舞台,有几个姑娘正在歌舞,水袖飘摇,如同仙女。最吸引人的还是一旁抚琴的小哥,一双温柔多情的桃花眼,只一眼,便仿若深陷汉祖的温柔乡,边伯贤碰了碰身边的姑娘,“这抚琴的是谁啊?”


那姑娘瞪大了眼睛,一副惊讶的样子,“他是朴灿烈,这里最著名的驻唱歌手,你连他都不知道?”


边伯贤只觉得他太好看,有点讪讪的走开了,而此时一曲完毕,朴灿烈公子已经下台,边伯贤楞楞的看了一会接下来的歌舞,自觉无趣,心里只觉得还不如当时看那公子哥一眼的惊艳。


无了看歌舞的心思,他继续漫步在景灯花市间,四周繁花似锦,亮如白昼。他被一个街旁兔子花灯吸引住了,问了店主多少钱,卖花灯的猫咪嘴店主笑眯眯的说不要钱,说要猜灯谜才能拿走,随即他就说了一个谜面让边伯贤猜。


“这个是…什么…”边伯贤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,看看可爱的兔子花灯又觉得可惜。


身后一个稳稳的声音传来,“是鹤。”


那兔子花灯便送到了那个人的手里,边伯贤有些失落,正要离开,却听到他说。


“送给你了。”边伯贤赶忙欣喜的接过,张口正要道谢,却发现,帮自己赢得花灯的,是刚才那个抚琴的丽江驻唱歌手朴灿烈。


他还身穿刚才的古装,眉目如画,翩翩少年郎,红灯绿萝映照在他丰神俊朗的脸上,好一个美人儿。


“谢谢……”边伯贤突然就红了半边脸。


“不谢。”


身穿白衣的少年郎轻笑了几声转身便离开,只那一双漂亮的眼睛,盈盈,带有几分深情,仿佛盛进了丽江满满的春水。


边伯贤望着他的背影。心动。


“————去年元夜时,花市灯如昼。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。今年元夜时,月与灯依旧。不见去年人,泪湿春衫袖。”


今年边伯贤又一次来到丽江古城,只为寻找那个有温柔眼睛的少年郎。


不见去年人,泪湿春衫袖。


也曾吹过春天慵懒的风,也曾走过夏夜无人的街,也曾踩过秋天路过的落叶,也曾想念过冬夜里的飞雪,抱着思念过四季。


世界都是一封情书,我爱你没有句号。


今年元宵夜,花灯依旧,只是物是人非,边伯贤低头漫步在丽江小路上,天空突然下了细细的牛毛春雨。


身穿古装的姑娘们撑着伞躲在屋檐下,景灯如昼,月上枝头,却解不了他的愁。


也罢,也罢……


当初就该向他要个微信的。边伯贤失望的皱眉,用身上古人的宽敞袖子遮着头,慢慢在街道上走着。


雨停了?


伯贤抬头,是一把水墨油纸伞,接着,对上一双笑意盈盈的桃花眼。


“公子可在找我?”




去年元夜

贤仙咸:

丽江驻唱歌手灿×旅行大学生白


旅行地点是中国的古城。边伯贤需要散散心,只和家人打了一声招呼,一个人来到这古城。草木葱葱,翠染整座小城,凉风习习,吹皱一湖春水。可谓是人间仙境。


他的住处是古城传统的客栈,古色古香,充满历史韵味。瓷器是景德镇的青花瓷,床榻上雕满京城的姹紫嫣红,大富大贵牡丹,镶金玛瑙毯。处处用心。边伯贤吃罢晚饭漫步在古城的青石板小路上,不知不觉夜幕就降临了,夜晚的古城与白天的古城截然相反,今日正是元宵节,整个花市景灯如昼,空中几颗星星点缀着夜幕,一轮明月挂在枝头。


不时有几个身穿古装的姑娘从他身边路过,撑着小巧的丹青油纸伞,若不是他还身穿着现代服装,他真觉得恍惚间穿越时空,来到元朝的元宵节看到四周张灯结彩,庆祝元宵呢。


不知不觉来到古城最大的酒楼前,上面支了高高的舞台,有几个姑娘正在歌舞,水袖飘摇,如同仙女。最吸引人的还是一旁抚琴的小哥,一双温柔多情的桃花眼,只一眼,便仿若深陷汉祖的温柔乡,边伯贤碰了碰身边的姑娘,“这抚琴的是谁啊?”


那姑娘瞪大了眼睛,一副惊讶的样子,“他是朴灿烈,这里最著名的驻唱歌手,你连他都不知道?”


边伯贤只觉得他太好看,有点讪讪的走开了,而此时一曲完毕,朴灿烈公子已经下台,边伯贤楞楞的看了一会接下来的歌舞,自觉无趣,心里只觉得还不如当时看那公子哥一眼的惊艳。


无了看歌舞的心思,他继续漫步在景灯花市间,四周繁花似锦,亮如白昼。他被一个街旁兔子花灯吸引住了,问了店主多少钱,卖花灯的猫咪嘴店主笑眯眯的说不要钱,说要猜灯谜才能拿走,随即他就说了一个谜面让边伯贤猜。


“这个是…什么…”边伯贤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,看看可爱的兔子花灯又觉得可惜。


身后一个稳稳的声音传来,“是鹤。”


那兔子花灯便送到了那个人的手里,边伯贤有些失落,正要离开,却听到他说。


“送给你了。”边伯贤赶忙欣喜的接过,张口正要道谢,却发现,帮自己赢得花灯的,是刚才那个抚琴的丽江驻唱歌手朴灿烈。


他还身穿刚才的古装,眉目如画,翩翩少年郎,红灯绿萝映照在他丰神俊朗的脸上,好一个美人儿。


“谢谢……”边伯贤突然就红了半边脸。


“不谢。”


身穿白衣的少年郎轻笑了几声转身便离开,只那一双漂亮的眼睛,盈盈,带有几分深情,仿佛盛进了丽江满满的春水。


边伯贤望着他的背影。心动。


“————去年元夜时,花市灯如昼。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。今年元夜时,月与灯依旧。不见去年人,泪湿春衫袖。”


今年边伯贤又一次来到丽江古城,只为寻找那个有温柔眼睛的少年郎。


不见去年人,泪湿春衫袖。


也曾吹过春天慵懒的风,也曾走过夏夜无人的街,也曾踩过秋天路过的落叶,也曾想念过冬夜里的飞雪,抱着思念过四季。


世界都是一封情书,我爱你没有句号。


今年元宵夜,花灯依旧,只是物是人非,边伯贤低头漫步在丽江小路上,天空突然下了细细的牛毛春雨。


身穿古装的姑娘们撑着伞躲在屋檐下,景灯如昼,月上枝头,却解不了他的愁。


也罢,也罢……


当初就该向他要个微信的。边伯贤失望的皱眉,用身上古人的宽敞袖子遮着头,慢慢在街道上走着。


雨停了?


伯贤抬头,是一把水墨油纸伞,接着,对上一双笑意盈盈的桃花眼。


“公子可在找我?”




去年元夜

贤仙咸:

丽江驻唱歌手灿×旅行大学生白


旅行地点是中国的古城。边伯贤需要散散心,只和家人打了一声招呼,一个人来到这古城。草木葱葱,翠染整座小城,凉风习习,吹皱一湖春水。可谓是人间仙境。


他的住处是古城传统的客栈,古色古香,充满历史韵味。瓷器是景德镇的青花瓷,床榻上雕满京城的姹紫嫣红,大富大贵牡丹,镶金玛瑙毯。处处用心。边伯贤吃罢晚饭漫步在古城的青石板小路上,不知不觉夜幕就降临了,夜晚的古城与白天的古城截然相反,今日正是元宵节,整个花市景灯如昼,空中几颗星星点缀着夜幕,一轮明月挂在枝头。


不时有几个身穿古装的姑娘从他身边路过,撑着小巧的丹青油纸伞,若不是他还身穿着现代服装,他真觉得恍惚间穿越时空,来到元朝的元宵节看到四周张灯结彩,庆祝元宵呢。


不知不觉来到古城最大的酒楼前,上面支了高高的舞台,有几个姑娘正在歌舞,水袖飘摇,如同仙女。最吸引人的还是一旁抚琴的小哥,一双温柔多情的桃花眼,只一眼,便仿若深陷汉祖的温柔乡,边伯贤碰了碰身边的姑娘,“这抚琴的是谁啊?”


那姑娘瞪大了眼睛,一副惊讶的样子,“他是朴灿烈,这里最著名的驻唱歌手,你连他都不知道?”


边伯贤只觉得他太好看,有点讪讪的走开了,而此时一曲完毕,朴灿烈公子已经下台,边伯贤楞楞的看了一会接下来的歌舞,自觉无趣,心里只觉得还不如当时看那公子哥一眼的惊艳。


无了看歌舞的心思,他继续漫步在景灯花市间,四周繁花似锦,亮如白昼。他被一个街旁兔子花灯吸引住了,问了店主多少钱,卖花灯的猫咪嘴店主笑眯眯的说不要钱,说要猜灯谜才能拿走,随即他就说了一个谜面让边伯贤猜。


“这个是…什么…”边伯贤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,看看可爱的兔子花灯又觉得可惜。


身后一个稳稳的声音传来,“是鹤。”


那兔子花灯便送到了那个人的手里,边伯贤有些失落,正要离开,却听到他说。


“送给你了。”边伯贤赶忙欣喜的接过,张口正要道谢,却发现,帮自己赢得花灯的,是刚才那个抚琴的丽江驻唱歌手朴灿烈。


他还身穿刚才的古装,眉目如画,翩翩少年郎,红灯绿萝映照在他丰神俊朗的脸上,好一个美人儿。


“谢谢……”边伯贤突然就红了半边脸。


“不谢。”


身穿白衣的少年郎轻笑了几声转身便离开,只那一双漂亮的眼睛,盈盈,带有几分深情,仿佛盛进了丽江满满的春水。


边伯贤望着他的背影。心动。


“————去年元夜时,花市灯如昼。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。今年元夜时,月与灯依旧。不见去年人,泪湿春衫袖。”


今年边伯贤又一次来到丽江古城,只为寻找那个有温柔眼睛的少年郎。


不见去年人,泪湿春衫袖。


也曾吹过春天慵懒的风,也曾走过夏夜无人的街,也曾踩过秋天路过的落叶,也曾想念过冬夜里的飞雪,抱着思念过四季。


世界都是一封情书,我爱你没有句号。


今年元宵夜,花灯依旧,只是物是人非,边伯贤低头漫步在丽江小路上,天空突然下了细细的牛毛春雨。


身穿古装的姑娘们撑着伞躲在屋檐下,景灯如昼,月上枝头,却解不了他的愁。


也罢,也罢……


当初就该向他要个微信的。边伯贤失望的皱眉,用身上古人的宽敞袖子遮着头,慢慢在街道上走着。


雨停了?


伯贤抬头,是一把水墨油纸伞,接着,对上一双笑意盈盈的桃花眼。


“公子可在找我?”




去年元夜

贤仙咸:

丽江驻唱歌手灿×旅行大学生白


旅行地点是中国的古城。边伯贤需要散散心,只和家人打了一声招呼,一个人来到这古城。草木葱葱,翠染整座小城,凉风习习,吹皱一湖春水。可谓是人间仙境。


他的住处是古城传统的客栈,古色古香,充满历史韵味。瓷器是景德镇的青花瓷,床榻上雕满京城的姹紫嫣红,大富大贵牡丹,镶金玛瑙毯。处处用心。边伯贤吃罢晚饭漫步在古城的青石板小路上,不知不觉夜幕就降临了,夜晚的古城与白天的古城截然相反,今日正是元宵节,整个花市景灯如昼,空中几颗星星点缀着夜幕,一轮明月挂在枝头。


不时有几个身穿古装的姑娘从他身边路过,撑着小巧的丹青油纸伞,若不是他还身穿着现代服装,他真觉得恍惚间穿越时空,来到元朝的元宵节看到四周张灯结彩,庆祝元宵呢。


不知不觉来到古城最大的酒楼前,上面支了高高的舞台,有几个姑娘正在歌舞,水袖飘摇,如同仙女。最吸引人的还是一旁抚琴的小哥,一双温柔多情的桃花眼,只一眼,便仿若深陷汉祖的温柔乡,边伯贤碰了碰身边的姑娘,“这抚琴的是谁啊?”


那姑娘瞪大了眼睛,一副惊讶的样子,“他是朴灿烈,这里最著名的驻唱歌手,你连他都不知道?”


边伯贤只觉得他太好看,有点讪讪的走开了,而此时一曲完毕,朴灿烈公子已经下台,边伯贤楞楞的看了一会接下来的歌舞,自觉无趣,心里只觉得还不如当时看那公子哥一眼的惊艳。


无了看歌舞的心思,他继续漫步在景灯花市间,四周繁花似锦,亮如白昼。他被一个街旁兔子花灯吸引住了,问了店主多少钱,卖花灯的猫咪嘴店主笑眯眯的说不要钱,说要猜灯谜才能拿走,随即他就说了一个谜面让边伯贤猜。


“这个是…什么…”边伯贤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,看看可爱的兔子花灯又觉得可惜。


身后一个稳稳的声音传来,“是鹤。”


那兔子花灯便送到了那个人的手里,边伯贤有些失落,正要离开,却听到他说。


“送给你了。”边伯贤赶忙欣喜的接过,张口正要道谢,却发现,帮自己赢得花灯的,是刚才那个抚琴的丽江驻唱歌手朴灿烈。


他还身穿刚才的古装,眉目如画,翩翩少年郎,红灯绿萝映照在他丰神俊朗的脸上,好一个美人儿。


“谢谢……”边伯贤突然就红了半边脸。


“不谢。”


身穿白衣的少年郎轻笑了几声转身便离开,只那一双漂亮的眼睛,盈盈,带有几分深情,仿佛盛进了丽江满满的春水。


边伯贤望着他的背影。心动。


“————去年元夜时,花市灯如昼。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。今年元夜时,月与灯依旧。不见去年人,泪湿春衫袖。”


今年边伯贤又一次来到丽江古城,只为寻找那个有温柔眼睛的少年郎。


不见去年人,泪湿春衫袖。


也曾吹过春天慵懒的风,也曾走过夏夜无人的街,也曾踩过秋天路过的落叶,也曾想念过冬夜里的飞雪,抱着思念过四季。


世界都是一封情书,我爱你没有句号。


今年元宵夜,花灯依旧,只是物是人非,边伯贤低头漫步在丽江小路上,天空突然下了细细的牛毛春雨。


身穿古装的姑娘们撑着伞躲在屋檐下,景灯如昼,月上枝头,却解不了他的愁。


也罢,也罢……


当初就该向他要个微信的。边伯贤失望的皱眉,用身上古人的宽敞袖子遮着头,慢慢在街道上走着。


雨停了?


伯贤抬头,是一把水墨油纸伞,接着,对上一双笑意盈盈的桃花眼。


“公子可在找我?”




去年元夜

贤仙咸:

丽江驻唱歌手灿×旅行大学生白


旅行地点是中国的古城。边伯贤需要散散心,只和家人打了一声招呼,一个人来到这古城。草木葱葱,翠染整座小城,凉风习习,吹皱一湖春水。可谓是人间仙境。


他的住处是古城传统的客栈,古色古香,充满历史韵味。瓷器是景德镇的青花瓷,床榻上雕满京城的姹紫嫣红,大富大贵牡丹,镶金玛瑙毯。处处用心。边伯贤吃罢晚饭漫步在古城的青石板小路上,不知不觉夜幕就降临了,夜晚的古城与白天的古城截然相反,今日正是元宵节,整个花市景灯如昼,空中几颗星星点缀着夜幕,一轮明月挂在枝头。


不时有几个身穿古装的姑娘从他身边路过,撑着小巧的丹青油纸伞,若不是他还身穿着现代服装,他真觉得恍惚间穿越时空,来到元朝的元宵节看到四周张灯结彩,庆祝元宵呢。


不知不觉来到古城最大的酒楼前,上面支了高高的舞台,有几个姑娘正在歌舞,水袖飘摇,如同仙女。最吸引人的还是一旁抚琴的小哥,一双温柔多情的桃花眼,只一眼,便仿若深陷汉祖的温柔乡,边伯贤碰了碰身边的姑娘,“这抚琴的是谁啊?”


那姑娘瞪大了眼睛,一副惊讶的样子,“他是朴灿烈,这里最著名的驻唱歌手,你连他都不知道?”


边伯贤只觉得他太好看,有点讪讪的走开了,而此时一曲完毕,朴灿烈公子已经下台,边伯贤楞楞的看了一会接下来的歌舞,自觉无趣,心里只觉得还不如当时看那公子哥一眼的惊艳。


无了看歌舞的心思,他继续漫步在景灯花市间,四周繁花似锦,亮如白昼。他被一个街旁兔子花灯吸引住了,问了店主多少钱,卖花灯的猫咪嘴店主笑眯眯的说不要钱,说要猜灯谜才能拿走,随即他就说了一个谜面让边伯贤猜。


“这个是…什么…”边伯贤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,看看可爱的兔子花灯又觉得可惜。


身后一个稳稳的声音传来,“是鹤。”


那兔子花灯便送到了那个人的手里,边伯贤有些失落,正要离开,却听到他说。


“送给你了。”边伯贤赶忙欣喜的接过,张口正要道谢,却发现,帮自己赢得花灯的,是刚才那个抚琴的丽江驻唱歌手朴灿烈。


他还身穿刚才的古装,眉目如画,翩翩少年郎,红灯绿萝映照在他丰神俊朗的脸上,好一个美人儿。


“谢谢……”边伯贤突然就红了半边脸。


“不谢。”


身穿白衣的少年郎轻笑了几声转身便离开,只那一双漂亮的眼睛,盈盈,带有几分深情,仿佛盛进了丽江满满的春水。


边伯贤望着他的背影。心动。


“————去年元夜时,花市灯如昼。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。今年元夜时,月与灯依旧。不见去年人,泪湿春衫袖。”


今年边伯贤又一次来到丽江古城,只为寻找那个有温柔眼睛的少年郎。


不见去年人,泪湿春衫袖。


也曾吹过春天慵懒的风,也曾走过夏夜无人的街,也曾踩过秋天路过的落叶,也曾想念过冬夜里的飞雪,抱着思念过四季。


世界都是一封情书,我爱你没有句号。


今年元宵夜,花灯依旧,只是物是人非,边伯贤低头漫步在丽江小路上,天空突然下了细细的牛毛春雨。


身穿古装的姑娘们撑着伞躲在屋檐下,景灯如昼,月上枝头,却解不了他的愁。


也罢,也罢……


当初就该向他要个微信的。边伯贤失望的皱眉,用身上古人的宽敞袖子遮着头,慢慢在街道上走着。


雨停了?


伯贤抬头,是一把水墨油纸伞,接着,对上一双笑意盈盈的桃花眼。


“公子可在找我?”




去年元夜

贤仙咸:

丽江驻唱歌手灿×旅行大学生白


旅行地点是中国的古城。边伯贤需要散散心,只和家人打了一声招呼,一个人来到这古城。草木葱葱,翠染整座小城,凉风习习,吹皱一湖春水。可谓是人间仙境。


他的住处是古城传统的客栈,古色古香,充满历史韵味。瓷器是景德镇的青花瓷,床榻上雕满京城的姹紫嫣红,大富大贵牡丹,镶金玛瑙毯。处处用心。边伯贤吃罢晚饭漫步在古城的青石板小路上,不知不觉夜幕就降临了,夜晚的古城与白天的古城截然相反,今日正是元宵节,整个花市景灯如昼,空中几颗星星点缀着夜幕,一轮明月挂在枝头。


不时有几个身穿古装的姑娘从他身边路过,撑着小巧的丹青油纸伞,若不是他还身穿着现代服装,他真觉得恍惚间穿越时空,来到元朝的元宵节看到四周张灯结彩,庆祝元宵呢。


不知不觉来到古城最大的酒楼前,上面支了高高的舞台,有几个姑娘正在歌舞,水袖飘摇,如同仙女。最吸引人的还是一旁抚琴的小哥,一双温柔多情的桃花眼,只一眼,便仿若深陷汉祖的温柔乡,边伯贤碰了碰身边的姑娘,“这抚琴的是谁啊?”


那姑娘瞪大了眼睛,一副惊讶的样子,“他是朴灿烈,这里最著名的驻唱歌手,你连他都不知道?”


边伯贤只觉得他太好看,有点讪讪的走开了,而此时一曲完毕,朴灿烈公子已经下台,边伯贤楞楞的看了一会接下来的歌舞,自觉无趣,心里只觉得还不如当时看那公子哥一眼的惊艳。


无了看歌舞的心思,他继续漫步在景灯花市间,四周繁花似锦,亮如白昼。他被一个街旁兔子花灯吸引住了,问了店主多少钱,卖花灯的猫咪嘴店主笑眯眯的说不要钱,说要猜灯谜才能拿走,随即他就说了一个谜面让边伯贤猜。


“这个是…什么…”边伯贤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,看看可爱的兔子花灯又觉得可惜。


身后一个稳稳的声音传来,“是鹤。”


那兔子花灯便送到了那个人的手里,边伯贤有些失落,正要离开,却听到他说。


“送给你了。”边伯贤赶忙欣喜的接过,张口正要道谢,却发现,帮自己赢得花灯的,是刚才那个抚琴的丽江驻唱歌手朴灿烈。


他还身穿刚才的古装,眉目如画,翩翩少年郎,红灯绿萝映照在他丰神俊朗的脸上,好一个美人儿。


“谢谢……”边伯贤突然就红了半边脸。


“不谢。”


身穿白衣的少年郎轻笑了几声转身便离开,只那一双漂亮的眼睛,盈盈,带有几分深情,仿佛盛进了丽江满满的春水。


边伯贤望着他的背影。心动。


“————去年元夜时,花市灯如昼。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。今年元夜时,月与灯依旧。不见去年人,泪湿春衫袖。”


今年边伯贤又一次来到丽江古城,只为寻找那个有温柔眼睛的少年郎。


不见去年人,泪湿春衫袖。


也曾吹过春天慵懒的风,也曾走过夏夜无人的街,也曾踩过秋天路过的落叶,也曾想念过冬夜里的飞雪,抱着思念过四季。


世界都是一封情书,我爱你没有句号。


今年元宵夜,花灯依旧,只是物是人非,边伯贤低头漫步在丽江小路上,天空突然下了细细的牛毛春雨。


身穿古装的姑娘们撑着伞躲在屋檐下,景灯如昼,月上枝头,却解不了他的愁。


也罢,也罢……


当初就该向他要个微信的。边伯贤失望的皱眉,用身上古人的宽敞袖子遮着头,慢慢在街道上走着。


雨停了?


伯贤抬头,是一把水墨油纸伞,接着,对上一双笑意盈盈的桃花眼。


“公子可在找我?”




去年元夜

贤仙咸:

丽江驻唱歌手灿×旅行大学生白


旅行地点是中国的古城。边伯贤需要散散心,只和家人打了一声招呼,一个人来到这古城。草木葱葱,翠染整座小城,凉风习习,吹皱一湖春水。可谓是人间仙境。


他的住处是古城传统的客栈,古色古香,充满历史韵味。瓷器是景德镇的青花瓷,床榻上雕满京城的姹紫嫣红,大富大贵牡丹,镶金玛瑙毯。处处用心。边伯贤吃罢晚饭漫步在古城的青石板小路上,不知不觉夜幕就降临了,夜晚的古城与白天的古城截然相反,今日正是元宵节,整个花市景灯如昼,空中几颗星星点缀着夜幕,一轮明月挂在枝头。


不时有几个身穿古装的姑娘从他身边路过,撑着小巧的丹青油纸伞,若不是他还身穿着现代服装,他真觉得恍惚间穿越时空,来到元朝的元宵节看到四周张灯结彩,庆祝元宵呢。


不知不觉来到古城最大的酒楼前,上面支了高高的舞台,有几个姑娘正在歌舞,水袖飘摇,如同仙女。最吸引人的还是一旁抚琴的小哥,一双温柔多情的桃花眼,只一眼,便仿若深陷汉祖的温柔乡,边伯贤碰了碰身边的姑娘,“这抚琴的是谁啊?”


那姑娘瞪大了眼睛,一副惊讶的样子,“他是朴灿烈,这里最著名的驻唱歌手,你连他都不知道?”


边伯贤只觉得他太好看,有点讪讪的走开了,而此时一曲完毕,朴灿烈公子已经下台,边伯贤楞楞的看了一会接下来的歌舞,自觉无趣,心里只觉得还不如当时看那公子哥一眼的惊艳。


无了看歌舞的心思,他继续漫步在景灯花市间,四周繁花似锦,亮如白昼。他被一个街旁兔子花灯吸引住了,问了店主多少钱,卖花灯的猫咪嘴店主笑眯眯的说不要钱,说要猜灯谜才能拿走,随即他就说了一个谜面让边伯贤猜。


“这个是…什么…”边伯贤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,看看可爱的兔子花灯又觉得可惜。


身后一个稳稳的声音传来,“是鹤。”


那兔子花灯便送到了那个人的手里,边伯贤有些失落,正要离开,却听到他说。


“送给你了。”边伯贤赶忙欣喜的接过,张口正要道谢,却发现,帮自己赢得花灯的,是刚才那个抚琴的丽江驻唱歌手朴灿烈。


他还身穿刚才的古装,眉目如画,翩翩少年郎,红灯绿萝映照在他丰神俊朗的脸上,好一个美人儿。


“谢谢……”边伯贤突然就红了半边脸。


“不谢。”


身穿白衣的少年郎轻笑了几声转身便离开,只那一双漂亮的眼睛,盈盈,带有几分深情,仿佛盛进了丽江满满的春水。


边伯贤望着他的背影。心动。


“————去年元夜时,花市灯如昼。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。今年元夜时,月与灯依旧。不见去年人,泪湿春衫袖。”


今年边伯贤又一次来到丽江古城,只为寻找那个有温柔眼睛的少年郎。


不见去年人,泪湿春衫袖。


也曾吹过春天慵懒的风,也曾走过夏夜无人的街,也曾踩过秋天路过的落叶,也曾想念过冬夜里的飞雪,抱着思念过四季。


世界都是一封情书,我爱你没有句号。


今年元宵夜,花灯依旧,只是物是人非,边伯贤低头漫步在丽江小路上,天空突然下了细细的牛毛春雨。


身穿古装的姑娘们撑着伞躲在屋檐下,景灯如昼,月上枝头,却解不了他的愁。


也罢,也罢……


当初就该向他要个微信的。边伯贤失望的皱眉,用身上古人的宽敞袖子遮着头,慢慢在街道上走着。


雨停了?


伯贤抬头,是一把水墨油纸伞,接着,对上一双笑意盈盈的桃花眼。


“公子可在找我?”




去年元夜

贤仙咸:

丽江驻唱歌手灿×旅行大学生白


旅行地点是中国的古城。边伯贤需要散散心,只和家人打了一声招呼,一个人来到这古城。草木葱葱,翠染整座小城,凉风习习,吹皱一湖春水。可谓是人间仙境。


他的住处是古城传统的客栈,古色古香,充满历史韵味。瓷器是景德镇的青花瓷,床榻上雕满京城的姹紫嫣红,大富大贵牡丹,镶金玛瑙毯。处处用心。边伯贤吃罢晚饭漫步在古城的青石板小路上,不知不觉夜幕就降临了,夜晚的古城与白天的古城截然相反,今日正是元宵节,整个花市景灯如昼,空中几颗星星点缀着夜幕,一轮明月挂在枝头。


不时有几个身穿古装的姑娘从他身边路过,撑着小巧的丹青油纸伞,若不是他还身穿着现代服装,他真觉得恍惚间穿越时空,来到元朝的元宵节看到四周张灯结彩,庆祝元宵呢。


不知不觉来到古城最大的酒楼前,上面支了高高的舞台,有几个姑娘正在歌舞,水袖飘摇,如同仙女。最吸引人的还是一旁抚琴的小哥,一双温柔多情的桃花眼,只一眼,便仿若深陷汉祖的温柔乡,边伯贤碰了碰身边的姑娘,“这抚琴的是谁啊?”


那姑娘瞪大了眼睛,一副惊讶的样子,“他是朴灿烈,这里最著名的驻唱歌手,你连他都不知道?”


边伯贤只觉得他太好看,有点讪讪的走开了,而此时一曲完毕,朴灿烈公子已经下台,边伯贤楞楞的看了一会接下来的歌舞,自觉无趣,心里只觉得还不如当时看那公子哥一眼的惊艳。


无了看歌舞的心思,他继续漫步在景灯花市间,四周繁花似锦,亮如白昼。他被一个街旁兔子花灯吸引住了,问了店主多少钱,卖花灯的猫咪嘴店主笑眯眯的说不要钱,说要猜灯谜才能拿走,随即他就说了一个谜面让边伯贤猜。


“这个是…什么…”边伯贤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,看看可爱的兔子花灯又觉得可惜。


身后一个稳稳的声音传来,“是鹤。”


那兔子花灯便送到了那个人的手里,边伯贤有些失落,正要离开,却听到他说。


“送给你了。”边伯贤赶忙欣喜的接过,张口正要道谢,却发现,帮自己赢得花灯的,是刚才那个抚琴的丽江驻唱歌手朴灿烈。


他还身穿刚才的古装,眉目如画,翩翩少年郎,红灯绿萝映照在他丰神俊朗的脸上,好一个美人儿。


“谢谢……”边伯贤突然就红了半边脸。


“不谢。”


身穿白衣的少年郎轻笑了几声转身便离开,只那一双漂亮的眼睛,盈盈,带有几分深情,仿佛盛进了丽江满满的春水。


边伯贤望着他的背影。心动。


“————去年元夜时,花市灯如昼。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。今年元夜时,月与灯依旧。不见去年人,泪湿春衫袖。”


今年边伯贤又一次来到丽江古城,只为寻找那个有温柔眼睛的少年郎。


不见去年人,泪湿春衫袖。


也曾吹过春天慵懒的风,也曾走过夏夜无人的街,也曾踩过秋天路过的落叶,也曾想念过冬夜里的飞雪,抱着思念过四季。


世界都是一封情书,我爱你没有句号。


今年元宵夜,花灯依旧,只是物是人非,边伯贤低头漫步在丽江小路上,天空突然下了细细的牛毛春雨。


身穿古装的姑娘们撑着伞躲在屋檐下,景灯如昼,月上枝头,却解不了他的愁。


也罢,也罢……


当初就该向他要个微信的。边伯贤失望的皱眉,用身上古人的宽敞袖子遮着头,慢慢在街道上走着。


雨停了?


伯贤抬头,是一把水墨油纸伞,接着,对上一双笑意盈盈的桃花眼。


“公子可在找我?”




去年元夜

贤仙咸:

丽江驻唱歌手灿×旅行大学生白


旅行地点是中国的古城。边伯贤需要散散心,只和家人打了一声招呼,一个人来到这古城。草木葱葱,翠染整座小城,凉风习习,吹皱一湖春水。可谓是人间仙境。


他的住处是古城传统的客栈,古色古香,充满历史韵味。瓷器是景德镇的青花瓷,床榻上雕满京城的姹紫嫣红,大富大贵牡丹,镶金玛瑙毯。处处用心。边伯贤吃罢晚饭漫步在古城的青石板小路上,不知不觉夜幕就降临了,夜晚的古城与白天的古城截然相反,今日正是元宵节,整个花市景灯如昼,空中几颗星星点缀着夜幕,一轮明月挂在枝头。


不时有几个身穿古装的姑娘从他身边路过,撑着小巧的丹青油纸伞,若不是他还身穿着现代服装,他真觉得恍惚间穿越时空,来到元朝的元宵节看到四周张灯结彩,庆祝元宵呢。


不知不觉来到古城最大的酒楼前,上面支了高高的舞台,有几个姑娘正在歌舞,水袖飘摇,如同仙女。最吸引人的还是一旁抚琴的小哥,一双温柔多情的桃花眼,只一眼,便仿若深陷汉祖的温柔乡,边伯贤碰了碰身边的姑娘,“这抚琴的是谁啊?”


那姑娘瞪大了眼睛,一副惊讶的样子,“他是朴灿烈,这里最著名的驻唱歌手,你连他都不知道?”


边伯贤只觉得他太好看,有点讪讪的走开了,而此时一曲完毕,朴灿烈公子已经下台,边伯贤楞楞的看了一会接下来的歌舞,自觉无趣,心里只觉得还不如当时看那公子哥一眼的惊艳。


无了看歌舞的心思,他继续漫步在景灯花市间,四周繁花似锦,亮如白昼。他被一个街旁兔子花灯吸引住了,问了店主多少钱,卖花灯的猫咪嘴店主笑眯眯的说不要钱,说要猜灯谜才能拿走,随即他就说了一个谜面让边伯贤猜。


“这个是…什么…”边伯贤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,看看可爱的兔子花灯又觉得可惜。


身后一个稳稳的声音传来,“是鹤。”


那兔子花灯便送到了那个人的手里,边伯贤有些失落,正要离开,却听到他说。


“送给你了。”边伯贤赶忙欣喜的接过,张口正要道谢,却发现,帮自己赢得花灯的,是刚才那个抚琴的丽江驻唱歌手朴灿烈。


他还身穿刚才的古装,眉目如画,翩翩少年郎,红灯绿萝映照在他丰神俊朗的脸上,好一个美人儿。


“谢谢……”边伯贤突然就红了半边脸。


“不谢。”


身穿白衣的少年郎轻笑了几声转身便离开,只那一双漂亮的眼睛,盈盈,带有几分深情,仿佛盛进了丽江满满的春水。


边伯贤望着他的背影。心动。


“————去年元夜时,花市灯如昼。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。今年元夜时,月与灯依旧。不见去年人,泪湿春衫袖。”


今年边伯贤又一次来到丽江古城,只为寻找那个有温柔眼睛的少年郎。


不见去年人,泪湿春衫袖。


也曾吹过春天慵懒的风,也曾走过夏夜无人的街,也曾踩过秋天路过的落叶,也曾想念过冬夜里的飞雪,抱着思念过四季。


世界都是一封情书,我爱你没有句号。


今年元宵夜,花灯依旧,只是物是人非,边伯贤低头漫步在丽江小路上,天空突然下了细细的牛毛春雨。


身穿古装的姑娘们撑着伞躲在屋檐下,景灯如昼,月上枝头,却解不了他的愁。


也罢,也罢……


当初就该向他要个微信的。边伯贤失望的皱眉,用身上古人的宽敞袖子遮着头,慢慢在街道上走着。


雨停了?


伯贤抬头,是一把水墨油纸伞,接着,对上一双笑意盈盈的桃花眼。


“公子可在找我?”